所有事物、所有人,都能获得更多。介绍 Helvetica Now Variable。

可变字体总是会重塑 ‘字体’ 一词的含义——Helvetica Now Variable 尤其如此。

Charles Nix.

Helvetica Now Variable,Monotype 工作室的最新作品,使用最先进的技术,在一个文件中提供了超过百万个全新 Helvetica 样式,允许您创造无限丰富的表达层级、美妙绝伦的文本动画、超级精致的字体排印。

两年前,Monotype 工作室发布了 Helvetica Now,为 1957 年 Max Miedinger 那永恒而普适的设计带来了广受喜爱、姗姗来迟的更新。这一项目重新构想了 Helvetica,使之适应 Miedinger 和 80 年代重制版 Neue Helvetica 设计团队所从未设想的世界:一个从小屏幕到巨大 LED 广告牌,以及其中无数界面中的字体都要清晰易辨的世界。

然后怎样呢?我们还没做完。

如果说 Helvetica Now 将 Miedinger 的设计带入我们的数字时代,那么 Helvetica Now Variable 则将它带入一个广阔的未来。对于一款一直领先于时代的字体来说,这是一次进化的飞跃。

 

今天的消费者期望独特、动态、个性化的品牌,以及无所谓场所和设备,都能转瞬间完成的网页加载。Helvetica Now Variable 就是为了满足这一需求而构建的——一个拥有数百万种样式的字体文件,具备无与伦比的速度、极致强大的性能和意想不到的乐趣(是的,数百万——准确地说,三轴可变的设计空间提供了 123.5 万种变体样式。)

不同于传统的字体格式要求家族中的每个样式都是单独的文件,可变字体将每种样式的所有必要基因封装在一个有条理的整洁的字体包中。因为在一个中文件包含了整个家族的基因,设计师可以在整套设计中,混合、匹配、定制家族主题的变化。现在,它可以被调节成某个极度精准的样式,甚至创建状态、字重、字宽或字号之间的动画过渡,所有这些,都仅需要一个文件,体积仅是静态字体加和的一小部分。

“这是 Helvetica 在设计和字体排印新时代的开端,” Monotype 创意总监 Charles Nix 说:“可变字体总是会重塑 ‘字体’ 一词的含义——Helvetica Now Variable 尤其如此。”

Helvetica Now Variable 还包括全新的 Compressed 和 Condensed 宽度,加入到现有的字重和视觉字号变量后,为设计师和品牌提供了大量的风格选择(144 个 “预设” 子样)。在 2019 年设计中添加了视觉字号和扩展字符集的基础上,这次我们为 Helvetica 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完整、最细致的表达。

两年前,当我们发布 Helvetica Now 时,我们说它是 “我们所喜爱的 Helvetica 的一切,以及我们今天字体排印中所需要的一切。” 这不是一种 “复刻” 或 “修复”,而是对 Helvetica 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所处地位的声明。

Helvetica Now Variable 不仅仅是这个项目的延续——它打开了 Helvetica Now 的原子,解锁了未知的深度、维度和可能性。它带来了远胜以往的更多的 Helvetica,更多的实验自由,更多的表达途径,更强大的力量,来创造令人难忘的体验。

“Helvetica Now Variable 邀请设计师用字体作画,” Nix 说。“开启字体表达的全新新模式——超越前几代字体设计师的想象。”

要了解更多信息或获得字体授权,请与我们联系

现在获取

要了解字体授权选项,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