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从 TrueType GX 到可变字体。

California
字体应该是计算机身体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它所穿的衣服。

经验丰富的字体设计师 Tom Rickner,分享了他在字体最令人兴奋的发展最初几十年中的个人角色。

2016 年 8 月,在波兰华沙举行的 ATypI 会议上,在字体设计、字库开发和字体技术领域无可预料四位合作者一同站在台上。这四位合作者是苹果、微软、Adobe 和谷歌。他们一起宣布发布 OpenType 1.8,对当前无处不在的字体标准进行更新。OpenType 标准最初是苹果和微软的 TrueType 与 Adobe 的 PostScript 字体格式的结合。

Rickner Announcement

2016 年 9 月 14 日,波兰华沙,ATypI,OpenType 1.8 公告

OpenType 1.8 为字体设计师、字体排印师和应用程序开发者等人员提供了巨大的全新控制力,并将适用于每个主要的操作系统。如果您还记得 Adobe 的 Multiple Master 格式,它代表了全新 OpenType 标准中您可以使用的一小部分功能。

有很多原因证明这一发布之独特,在之后的几个月里,许多人都报道了这一新闻。但对我来说,这一发布不仅是几个月中与行业同事会面、私下讨论和合作的热点,实际上也是我大约 25 年前在字体软件业务中第一批合作之一的重生。

在 20 世纪 80 年代末和 90 年代初,我是苹果 TrueType 团队的一员,在为 Macintosh 发布革命性的 System 7 的 “Blue” 系统软件团队中工作。那是在史考利之后到乔布斯回归前的时期,行业预测者定期预言苹果的厄运。但是,尽管当时编写的许多代码已经从今天的 MacOS 消失——从内核和图形库,到使用它们的打印驱动程序和应用程序套件——但迄今为止仍然存在的重要工作之一是 TrueType,以及我曾为之工作过的许多字体。

 
字体应该是计算机身体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它所穿的衣服。

当苹果于 1989 年宣布开发系统级字体格式的意图时,他们没有得到应用程序开发人员甚至用户的热烈欢迎,其中许多人越来越喜欢 Adobe、Bitstream、Compugraphic、Linotype、Monotype 等提供的不断增长的字体库。当然,Adobe 的 PostScript 页面描述语言对 Macintosh 作为桌面出版平台的成功至关重要,但对苹果的新竞争立场尤为不满。苹果将他们的 Adobe 股票出售,以及TrueType(旧姓 Royal)的宣布,是后来被称为 “字体大战” 的第一枪。

Font Wars

头条摘自 InfoWorld,1989 年 9 月 25 日

一些人质疑苹果与约翰·沃诺克及朋友们分手的动机。平心而论,将轮廓字体作为计算机操作系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当时是一个革命性的概念。虽然我们现在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正如 Matthew Carter 曾经说,苹果有远见卓识的 TrueType 团队负责人 Kathryn Weisberg 意识到,“字体应该是计算机身体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它所穿的衣服。”

mm example

演示 Adobe 1989 年 Multiple Masters 概念的工作原理。

在此期间,Adobe 没有袖手旁观。就在苹果能够发布启用 TrueType 的 System 7 的前 2 个月,Adobe 宣布了 Multiple Masters(多母版)。使用这种格式,设计师将绘制每个“变化轴”的极端(此处以黑色显示)相结合,然后用户可以在此设计空间中内插中间设计(例如以蓝色显示的设计)。

Adobe 的想法,或者我应该说文字设计总监 Sumner Stone 的想法,从不同的字重或字体样式中插入轮廓以创建新的字重,本身并不是一个新想法。URW 的 Peter Karow 在 20 世纪 70 年代首次使用 Ikarus 技术做了这种事情。但在字体渲染引擎中启用此功能的想法非常令人兴奋,而且绝对是第一个。我认为,得知这个公告,苹果的 TrueType 团队感到非常沮丧。

Mike Reed 是这个 TrueType 团队的关键成员。他负责了字体工具和 TrueType 中的粘合代码。他编写了 RoyalT,这是第一个允许我们查看并(更重要的是)为 TrueType 字体添加指令的 TrueType 字体编辑器。但最重要的是,我认为他真的是团队的核心和灵魂。他一直很乐观,总是有创造力,和他共事真的很开心。

当我们查看 Multiple Masters 时,我们都意识到的第一件事是 Adobe 没有为主字体(即家族中的默认字体)绘制或存储数据。由于它从极端值中插值而来,设计师必须绘制定义设计空间外部边缘的造型,正如我们之前所看到的。Mike 认为一个更有用的方法包括从主字重或另一种现有的字重或样式开始,因为这些字体已经存在。在我们的情况下,它们已经添加了 TrueType 指令。字体党都表示同意。

gx examples

可变字体如何以任意方向工作的演示。

我们最初尝试从默认字体创建变体,是使用 TrueType 指令本身。我们的想法是,我们希望在区间内(Regular 和 Bold,或 Regular 和 Condensed)之间变化的大多数特征都包含在字干粗细、衬线长度和厚度、高度和对齐等元素的指令中。但是,虽然我们可以创建看起来更粗或更窄的变体,但我们中的设计师总是想以基本 TrueType 指令所不允许的方式调整形状。

然后 Mike 考虑了增量(Delta)指令。TrueType 增量指令的独特属性之一是它具有任意方向性。因此,该指令不仅在 X 方向或 Y 方向工作,而且可以平行或垂直地应用于字形轮廓中的任何两个点,或按照计算出的角度进行。

Tom graph

Frank D 和 Nykamp DQ,“二维和三维笛卡尔坐标系中的矢量”。

Mike 采用了这个想法,并将其应用于我们现在试图创建的变体,并意识到 Bold 字体相对于 Regular 字体,点的位置之差,只是一个矢量。矢量可以相加。因此,如果我们认为这些描述字形变化的矢量存储在笛卡尔平面上,并且我们认为设计轴本身在笛卡尔平面上,我们意识到我们可以将变体相加。

这种存储轮廓以代表设计空间的新方法非常强大,并打破了 Adobe 方法的一些重大障碍和限制。但正如任何 Betamax 的爱好者所认为的那样,卓越的技术不足以取得成功。TrueType GX 从未流行过,原因太多,无法在这里详述。然而,没有流行起来并不代表消亡了。事实上,TrueType GX 可变字体技术在过去 25 年里一直在 Mac 上发布,这可以从 Matthew Carter 的 Skia 字体中看到。

Skia variations

Matthew Carter 的 Skia 字体是一种可变字体,在过去 25 年里一直在 Mac 上发布。

早在 2016 年 8 月 ATypI 宣布之前,这项革命技术的复兴和扩展就将每个人都聚集在一起。鉴于我们对原始作品的深入了解,以及我们目前在 Monotype 为字体设计师和字体生产商提供字体工具的工作,我的同事 Dave Opstad 和我非常幸运地参与了这些讨论。就我而言,除了与 Mike Reed 的原始合作外,我还帮助制作了 Skia,并设计和构建了 Buffalo Gal 字体,这是开发者 CD 的第一批 GX 示例字体之一。在此期间,Dave 也是苹果的关键人物,他从事 GX 的线条布局部分,以及苹果构建变体字体的工具套件。

尽管可变字体的发布代表了我真正相信的行业内前所未有的合作程度,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要实现这一点,我们需要更新操作系统、应用程序、网页浏览器、CSS 标准和许多小细节。然而,我和那些支持这项工作的会议上的许多人和外部人士一样乐观,相信这次可变字体会取得成功。

对我们来说,Monotype 正与所有的关键利益相关者紧密合作:操作系统开发人员,字体设计人员和字体工具开发人员,构建基础设施,以生产和交付可变字体,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

虽然可变字体技术的最初使用集中在将各种样式打包到单个文件中,但其他的用例更有趣,从视觉字号轴,到响应式排版,到跨不同平台提供不同字级或字重,以规范化多个设备之间的输出。

我们会在未来的日子里分享更多有关于此的想法和研究。我们希望您能一起加入讨论。向我们提问,让我们知道您希望如何在作品中使用可变字体。@TrueTyper #VariableFonts

关于 Tom

Tom Rickner 的字体生涯跨度近 30 年。在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掌握了字体设计和字体生产的每一个方面,从早期编辑点阵字体,到为 Adobe 的 Multiple Master 和 Font Bureau 与苹果的 TrueType GX 可变字体设计一些非常早期的字体。虽然他最出名的可能是为 Matthew Carter 设计的 Georgia、Verdana、Tahoma,和微软的 Nina 字体进行渲染提示,但 Tom 真正的专长是字体相关的设计、工具和技术的结合点。他目前是 Monotype 字体工具产品负责人,在这里他致力于改善字体设计师和字体生产者的生活,定义和指导更好的工具和过程的发展,以满足他们不断变化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