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布莱克爵士(Sir Quentin Blake)定制的手写字体。

完成的字体不仅看起来像布莱克爵士的书写,表现也相似。

Monotype与著名插图画家布莱克爵士和他的团队合作,将他的手写笔迹重建为一款定制字体。

背景

如果在想到布莱克爵士的作品时,脑海中出现一个单词,那便是 joy(喜悦)。他身为世界上最杰出、最受人喜爱的插图画家之一,其艺术(无论是见于他与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知名合作、他自己的一系列获奖书籍,还是在展览厅中悬挂的作品)已帮助数以百计的角色从页面跳跃出来,进入全世界的孩子们(和大孩子们)的心灵。

他的开玩笑风格在他的笔迹中尤其明显。独特的形式和不规则的定位,无可否认是出自他的手笔,而他的书写往往和他的插图有同样大的需求,无论那是用于书籍封面、出版物或其他商业作品。此外,他是许多慈善组织和项目的长期支持者,经常被要求写出名称或短语作为显示其支持的标记。他是一个忙碌的人,这是毫不奇怪的。

Quentin的书写毫无规则,但也不是完全任意而为。你可以在当中找到某些东西来确定这是出自其手笔,正如每一片云都与众不同,并且没有确定的形状,当你在天空中找到一片云,仍然可以判断这是一片云。

Monotype高级字体设计师Toshi Omagari。

几年前已有一款以其书写风格创造的字体推出,作为出版用途,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它的局限性变得更加明显。布莱克和他的团队指望Monotype创建一款新字体, 它可以有助于减轻他的时间需求,并满足更多不同的需要。

挑战

你看看自己的笔迹,将能够发现一些表明这是你手笔的独特细节,例如数字9的弧线、字母 t上面的尖叉,或者 g上面的圆圈。为了使新字体取得成功,需要模仿布莱克的特异之处:小写字母的高度小而多变、笔划粗度不可预测、夸张的横杠和尾巴。新字体也需要具有灵活性,体现他手动铺排字阵时的节奏和间距。此外,它需要满足对国际语言的需求,以帮助应对更多耗时的挑战。布莱克的档案员Liz Williams解释说:“如果他不熟悉其他语言,那么可能很难提出对不同语言的请求。他必须仔细考虑每个字母,确保它是正确的,这可以有损于字母的自然流。”

这是简单的指示,但具有挑战性:创建一款字体,它要以真实、自然的方式反映布莱克笔迹的独特形式,不仅是字母的形状,还有他所选择的字母放置方式。

Quentin Blake comparison

Quentin’s original handwriting font, and the new Monotype version.

方案

从布莱克的原手笔开始,Monotype的字体设计师Toshi Omagari着手开始选择和重新绘画个别的字母、数字和符号,但是很快就发现使用这种方法,原笔迹的一些流畅性会丢失了。Toshi向布莱克要求更多样本,这次是句子和全字母短句的书写。

在这些样本中,他为每个字符选择4个有细微分别的替代字符,它们凑在一起将使文本看起来有足够的随机性,看似真实,同时维持一个易于管理的字形集。重要的是在多样性和规律性之间取得平衡。Toshi解释说:“如果没有变体,手写字体会有看起来不自然的风险;要是变体太多,这个过程可变得难以管理。Quentin的书写毫无规则,但也不是完全任意而为。你可以在当中找到某些东西来确定这是出自其手笔,正如每一片云都与众不同,并且没有确定的形状,当你在天空中找到一片云,仍然可以判断这是一片云。”

Examples of Quentin Blake's name generated in various ways using subtly different alternates

Examples of Quentin Blake’s name generated in various ways using subtly different alternates.

每个替代字符都是根据大小、相似性和清晰度来选择的:不要太大或太小、不要太相似、墨迹不太脏。如有需要,对于那些无法一致描绘的字符(主要是非英语字母和不常出现的罕见符号),以布莱克的风格绘制更多的字形。总体外观要自然。Toshi补充说:“我不希望有任何东西看起来太独特,尤其是出现频率很高的元音字母,因为人们会注意到那些突出的东西,注意到它们重复出现,并意识到这是一种字型。它必须看起来随机,而且必须掩盖这个事实:那不是他的真实笔迹。”

同一原理应用到字距调整。为了保持书写的不规则特征,Toshi小心地避免过度将间距规范化。这绝非易事: 4 组变体意味着每个字形首先相对于同组的其他字形进行字距调整,然后再相对于其他组的字形进行字距调整(总共有接近25个排列组合的字距调整测试)。布莱克笔迹中所有连字都经过精心平衡,而像 t 这样的字母,较长的拖尾更难放置,它们有多一点儿的调整,确保它们适度接触相邻的字符。

完成的字体不仅看起来像布莱克爵士的书写,表现也相似。当你键入一个字母,4 个变体中的每一个以避免重复相同形式的次序出现,因而产生随机感觉。在打印用途方面,已应用了粗糙度过滤器,提供真实手写的效果,而网络版本有一个更清晰的轮廓和较小的字符集,使文件的大小缩减。为了拉丁字母而添加附加字符的做法,意味着已准备好应对更广泛的挑战。

他的团队希望这款字体将能满足现在和将来的任何需求和想法。它已经用于一个名为Twit or Miss的应用程序、电视节目《英国最爱欢迎儿童读物》(Britain’s Favourite Children’s Books),很快还将在一系列新杯子和布莱克的网站上出现。从长远来看,他们乐观地相信它的用途将扩展到屏幕和舞台环境,以及展览名称、字幕和图形。它有助于确保他的笔迹继续于未来的岁月中受到欣赏,是这方面努力的一个重要部分。

 
完成的字体不仅看起来像布莱克爵士的书写,表现也相似。

目前它为布莱克带来更大的灵活性,而且重要的是,他拥有一款让自己满意的字体。他这样解释:“ 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是Monotype以各种形式来演绎我的手写笔迹,所以它拥有与众不同的特征,但同时完全可以作为一款字体用于许多情况。”

关于这款Quentin Blake定制字体的使用许可,请联系United Agents 的 Olivia Maidment查询。至于任何其他定制字体的查询,请直接联系Monotype团队。

Studio团队。

Toshi Omagari.

Toshi Omagari

高级字体设计师Toshi Omagari致力于多语言排版,为多个大品牌创建了字体,并参与了Monotype最新的主要字体版本创作。 他经常在ATypI等活动上演讲,分享他在多语言字体设计方面的经验和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