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rld’s first variable font logo for WPP.

尽早让 Fontsmith 参与进来,使得我们可以根据最初的创意概念轻松地开发和完善文字设计的成分。

Graham Sturt,VBAT 阿姆斯特丹的创意总监

通过全新可变字体格式所带来的创新、动态的方法,Fontsmith(现为 Monotype 旗下工作室)和荷兰品牌代理机构 VBAT 为阿姆斯特丹的 WPP 新园区设计了一个响应式的徽标——它会随着人们的互动和时间的推移而产生变化。当人在空间中移动时,字母的造型也会变动。

徽标的形状会随着人们的不同姿势而变化;配色则会根据白天和黑夜的不同时间而缓慢变化——所有这些都反映了建筑物的创意概念,以及空间中那些 “呼吸” 的创意。

团队于 2018 年底受到 VBAT 委托,完善现有的模块化徽标。这一徽标受到 20 世纪经典荷兰设计的影响——粗重的字母具有现代感和实验性。在共同的讨论中我们想到,是否有机会开发出一款交互式的、能迅速响应的字体,一个利用其模块化的灵活性所创造的展示作品案例。可变字体是字体设计中的下一件大事,尽管在适应性字重和字宽方面已经有过很多实验,但我们仍希望看得更远些,创造出真正可响应且不太传统的东西。作为设计师,我们希望用新技术作出新的尝试,做一些前所未见的东西——具有实验性质,也切实可用的字体。

这一徽标的字体能够超越静态徽标的范畴,这是一个清晰的愿景。它可以适应室内应用和印刷应用,成为整个建筑物中的寻路提示系统。曾经废弃的 Rivierstaete 大楼经过全面翻新,为这座城市中 1500 名 WPP 员工创造了创新的工作场所。 VBAT 为新园区开发了一种灵活的响应式徽标,将其更名为 Amsteldok。

Amsteldok 字母形成了一个会变形流动的可变徽标字体,通过热成像相机响应用户的交互。这样,当人们穿越 Amsteldok 的接待区时,字体就会响应,让每个人都可以从中获得乐趣。品牌识别因此有了生命,创造出更真实、更身临其境的品牌体验。

VBAT 阿姆斯特丹的创意总监 Graham Sturt 表示:“在 WPP 园区的品牌项目中,我们从第一天起就有很高的创意追求。尽早让 Fontsmith 参与进来,使得我们可以根据最初的创意概念轻松地开发和完善文字设计的成分。这也给我们留出了充分的空间来探索如何进一步推动创造力,其中之一,就是这世界上的首个可变字体徽标。”

参与了该项目的 Fontsmith 高级字体设计师 Pedro Arilla 这样描述这款徽标:“一个有生命的实体:它一直在 ‘呼吸’(甚至像我们一样,在静息状态下也会),并且实时地对人和动作做出响应。字母在网格的约束下对周围环境和彼此之间产生反应,同时仍保持统一性,使其成为一个独特、可识别,且有趣的品牌标记。”

这一字标的创作最初源自对字母比例进行的实验,与此同时保留了标记的核心本质。几个最终的版本作为 “字体母版”,从而对其进行插值和融合,创建出大量新的变体。然后,我们与开发者 Carlos Sánchez 合作,开发了响应式的软件,根据人们的动作在屏幕上显示出徽标字体设计轴的动画。

我们希望这一作品能体现出品牌的配色方案,但我们还希望建立另一个功能——一种空闲状态的配色方案,使徽标反映出时间感。我们创建了每隔 40 分钟改变一次的配色方案,响应一天中太阳的行进过程——在夜晚的蓝色和白天的黄色之间转变。

目前,VBAT 正使用 Monotype 的 FS Industrie 字体家族为 WPP 开发一套 VI 导则,在全球所有园区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