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背后:Monotype工作室的Carl Crossgrove。

Carl Crossgrove
对于由一个品牌委托设计的定制字体,我们从客户对语调和声音的想法,以及该字体将见于和用于何处的清楚情景入手。

“字体背后”是一系列的设计师专访,旨在彰显你所喜爱和使用的字体背后的人员和过程。

这次介绍Monotype工作室的高级字体设计师Carl Crossgrove。从早年对书法和绘画产生兴趣开始,到青少年和大学时期学习美术和图书艺术,Carl在生活中一直萦绕于心的是他对字形的热爱。除了为Monotype字体库创建新的字体之外,他也设计定制字体,并且已经负责过几个企业品牌塑造项目的字体设计。

从零开始

大部分新字体的根源在于某些缺失的东西,这在字体世界里是需要填补的缺口。此过程可以多种方式发生:为特定使用情况、新媒体或环境创建字体,或捕获某一种特定的感觉或心情。它甚至可能意味着更新旧的设计构思,或者使备受喜爱的字体复兴,以满足现代技术的需求。

此过程的核心是与设计师和品牌进行持续对话,了解他们需要或想要什么,然后才通过字体解决那些需求。在Monotype工作室内,有人每天视字形如生命,Carl是其中之一。

他和许多字体设计师一样,开始时以手绘画,然后在屏幕上继续这个过程。“我总是手绘一切,包括字母,所以我创建一个新的原设计是始于素描和绘画。有时候,想出构思是经过几个字母的长时间草拟和重新绘制,而其他时候则有一个更完整的构思,我可以一气呵成的绘制大小写、斜体和粗体字母。”

Font sketch

他解释说:“有一些设计旨在传达一种特定的心情。我设计Amarone以填补突出某些书法、潦草和清晰易读的文本领域的缺口。Cavolini是特别为小屏幕开发的手写字体,最初以在PDA记事本界面上替代手写字符的形式出现。字体的用途和可能范围很广泛。”

他继续说:“但是这个用手和铅笔的阶段完全是勾勒形状,只达到某种程度的完整性。仍非常潦草和凌乱。如果不给那些轮廓上油墨或填充它们,对于黑白分明的外观,仍将有很多未知之处。”

Crossgrove连同Charles Nix和Juan Villanueva,是Monotype工作室内Walbaum复兴团队的成员。这款有点儿被忽略的modern serif字体有200年历史,于2018年发布。Walbaum等字体的复兴始于现存的源材料,而非一个空白页,但它们和从头开始设计的字体具有相同的用途:填补缺口或给谈话带来一些新鲜感。

就Walbaum的情况来说,目标是更新这个极漂亮的workhorse字体家族,使它适合数字时代,让它的温暖、个性和一系列的修饰可以在今天受到欣赏。

“我们不愿看见原作的美丽和实用性,在数十年的格式转换中逐渐丧失,并逐渐远离原版。”Crossgrove说。“Monotype字体总监Charles Nix经常旅行和猎寻来获取材料,但我们两人都仔细审查原作,确保最后产品完全有根据,显然对原作的外观和优点具有代表性。”

为品牌进行设计

字体设计师也经常被要求为大型公司填补缺口。定制工作是Monotype工作室的服务组合中一个重要部分,包括最近为桑坦德 (Santander)阿里巴巴 (Alibaba)腾讯 (Tencent)丰田 (Toyota)进行的项目。

品牌通常希望它们与竞争者区别开来,并提高认知度,或者期望提高它们在各种设备和环境中的可视性(或两者皆是)。品牌可能会扩展到新的地区、重新塑造,或者增添新的产品。无论是哪一种情况,Monotype工作室和它们建立密切的伙伴关系,以了解它们的机会、挑战和个性。

Crossgrove说:“对于由一个品牌委托设计的定制字体,我们从客户对语调和声音的想法,以及该字体将见于和用于何处的清楚情景入手。有时候,感觉是更微妙的东西,功能更加重要。有时对服装或化妆品牌来说,字母的显眼风格最为重要。”

Crossgrove表示,从那以后,他将指导品牌的整个过程着重于字体使用的真实示例。他解释说:“客户应在最有可能的背景下了解我们的建议和发展工作,那么才能够判断该设计是否合适和具有适当的声音。展示同一大小的所有东西,效果不及展示黑白两色的字母。有时候,以它们自己的界面和颜色来展现实体模型,这更有用,所以我们尝试将提案纳入实体模型,及所有元素都存在的典型环境中,字体的声音和感觉更清楚。”

A sketch for Crossgrove's Amarone family, which was drawn exclusively with a broad pen.

A sketch for Crossgrove's Amarone family, which was drawn exclusively with a broad pen.

然而,过程并没有到此结束。设计完成后,如果这是定制字体,则表示品牌很满意,该字体将移交给工程团队。字体工程师是字体设计背后的隐形英雄,但他们的工作同其他任何领域一样重要。毕竟字体是软件,它们需要在各种环境和使用情况中发挥作用。特别是对于品牌而言,字体需要可靠,在技术上稳妥,所以Monotype工作室的工程团队在交付最终字体文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Crossgrove说:“一件完成的字体产品涉及大量看不见的技术工作。字体由设计师所绘画的轮廓,以及他们在轮廓中纳入的间距和字距调整组成,但也有数据表,例如有关如何在不同操作系统中提供字体的机器标准。漏掉最详细的技术细节,这可意味着所有下延部被剪裁,或粗体不出现,或字母中出现白色缺口,或该字体未在字体菜单中出现!

这些显然是任何品牌在投资设计之前应探讨的重要考虑因素。设计和技术需同步发展,让美丽的字体在任何需要它的地方始终如一地发挥作用。

Crossgrove补充说:“字体有一部分是设计,有一部分是技术,总是这个组合。如果没有技术,它只会是手写字母或书法。”

(大型的)集体努力

“停工期”在Crossgrove的词汇中并非真正存在。他和许多设计师一样,经常致力于一系列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项目。他解释说:“设计师要获得健全、成熟的字体,让几个项目同时蕴酿是有用的做法。字体会因长时间搁置而受益,因为通过查看其他项目会使设计师的眼睛焕然一新,瑕疵会轻易被发现。”

随着设计和修改的过程不断进行,个别设计本身可以占据设计师生命中的几个月,甚至几年。Crossgrove说:“一款简单的显示字体从概念草图到成品,可能需时3个月,但是一个大型而复杂的系列则可能要花费几年时间,这取决于优先次序,以及设计师专注于积极开发的程度。”

开发一个新的字体系列也是团队的努力。虽然设计有时代表单个字体设计师或一小群人的愿景,但工作室的团队成员在编辑和意见反馈上彼此倚靠。

One of Crossgrove's sketches for Mundo Sans.

One of Crossgrove's sketches for Mundo Sans.

Crossgrove说:“对于更具个性化的的原始设计,设计师会在开发过程中几次向其他工作室成员展示项目,以获取有关弱点、未解决问题的反馈,并阐明设计意图。在更接近设计过程的尾声时,其他人的审视可以帮助我们发现小错误或松懈的细节。无论设计师有多专业,有时要令人看见构思,然后才能解决问题。”对于自定义工作,此过程将更多地转移到客户,但经常会寻求工作室团队成员的意见和建议。

这种协作环境是成为Monotype工作室团队成员的好处之一。虽然有一些字体设计师喜欢独立,或作为小型铸造厂的一部分,但与由60名字体设计师和字体工程师组成的强大团队合作(当然还有更广泛的Monotype组织),这意味着总是有专家提供意见。

Crossgrove说:“在我那段时间里,我遇到过很多人,他们确实创办了自己的铸造厂,显然享有创业的一些好处,但是我很满足。多年来,我有机会致力于一些我以独立身份将无法参与的项目:为我们的Noori Nastaliq(可惜从未发布)、Noto Sans and Noto Serif设计一个新的连接系统、经典字体库的电子文本改编、Walbaum和许多定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