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zugane Gothic:如鹤般优雅的日文字体。

Tazugane
两者的设计都是为了在排版时形成特定的节奏,使得每个单词都更容易被理解为独立的单元,从而增强可读性。

Monotype 的首款日文字体是一套人文主义无衬线体,作为 Neue Frutiger 字体的日文匹配。Tazugane Gothic 意在引入一种全新的排印标准,使得设计师可以将拉丁文字和日文舒适地并置,同时保持视觉上的和谐。

这款字体解决了设计师当前所面临的一些挑战:经常会将英文和日文设置为不同字体,其中可能产生令人不舒服的反差。本项目的设计总监小林章曾在路标牌上看到过十分尴尬的排印,比如日文使用了内白宽大的方形无衬线体,英文却使用紧凑而字距较密的 Helvetica。受此启发,开始了 Tazugane 的设计。

Tazugane

相比之下,Tazugane Gothic 的内白更小更窄,反映出手写的平衡感。日文书写系统由平假名、片假名和汉字这三种文字组成,Tazugane Gothic 中的汉字采用了传统的字形结构,与很多现代黑体相比,其笔画更为柔和。平假名的设计也响应可手写的比例,字符在垂直轴和水平轴上加以拉长,从而提高易读性。

Tazugane

东京的 Tazugane Gothic 设计团队包括(左起)山田和宽、土井辽太和小林章。

“像 Neue Frutiger 一样,Tazugane Gothic 的字符保留了自然和人文的平衡感。” 小林章说。他本人有着和 Frutiger 先生合作的经验,这成为了此次设计过程中的关键。

字体中包含了全新版本的 Neue Frutiger,字形被放大到 108%,且基线下调,以解决拉丁文字和日文字体混排时显得较小的问题。设计团队也仔细考虑了文字造型和周围空白之间的比例,创造一种 “平静” 的观感,既不太现代,也不太古典。

它让我联想到了鹤的优美和典雅,因此立刻就爱上了 ‘たづがね’ 这句日文古语。

“它们具有相同的设计哲学,因此可以很好地匹配。” 小林章补充说。“两者的设计都是为了在排版时形成特定的节奏,使得每个单词都更容易被理解为独立的单元,从而增强可读性。”

小林章和 Monotype 的设计师同事山田和宽和土井辽太一同完成了 Tazugane Gothic。这需要开发大量的字形——仅汉字就需要几千个。尽管细节量庞大,但整套家族仅在三年内开发完成,包含了 10 个字重——对于日文字体而言,这个范围非常大。

Tazugane

尽管 Tazugane Gothic 的设计面向当代设计师的需求,但也忠于传统。这不仅体现在它的设计基因中——其名称取自日本最古老的诗歌集《万叶集》,含义为鹤的鸣叫。自古以来,鹤的形象就广泛出现在文学和艺术作品中,在今天也仍被视作长寿和美丽的象征。

“它让我联想到了鹤的优美和典雅,因此立刻就爱上了 ‘たづがね’ 这句日文古语。” 小林章说。

The Studio team.

小林章.

Akira Kobayashi

字体创意总监小林章拥有三十年的工作经验,在日文字体设计方面拥有丰富的背景,并且对书法有着深刻的理解。在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学习了四年之后,小林章在照相制版制造商写研公司接受了他的第一份工作。在那里,他参与了日文字体设计漫长而复杂的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