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ing Futura Now: The definitive version of an iconic family.

Futura Now 是在当今这个严苛的文字设计世界中 Futura 所需要成为的样子,具有当代的字重系统,以及用于无级插值的可变字体版本。

Futura Now 是经典几何无衬线体的终极版本,根据 Paul Renner 的原始设计重新数字化并加以升级,提供更具当代性的字体组合。

这一版本包含 102 种样式——包括窄体、标题用和文本字重——以及前所未有的广泛语言支持。Futura Now 还复刻了 Futura 名下鲜为人知的展示用和手写风格字体。

自 Futura 首次发布至今,90 年来一直想有稳定的知名度。它已被广泛应用与时尚杂志、经典唱片和电影、仪表板中,甚至在 1969 年宇航员在月球上放置的铭牌上也使用了 Futura 字体。一代又一代的平面设计师在 Futura 的陪伴下学会了如何使用字体。它那永恒的温暖、严谨,以及几何造型和传统比例的巧妙结合,仍然与当今的品牌设计息息相关。毫不夸张地说,Futura 是终极的几何无衬线体——是字体世界中毋庸置疑的标志之作。

然而,时间快速发展,排版的技术不会永远适用于 Futura。这款字体的数字版更新并不一定会忠实于原作——反复的影印使得质量逐步下降。结果,许多设计师以为自己在使用 Futura,却不会意识到实际使用的版本并没有那么贴近原作。

而这,就是蒙纳公司字体创意总监 Steve Matteson 想要解决的问题。从 Paul Renner 最初的草稿,到 Bauer 铸造发行的金属活字,加之 Futura 刚刚发布时所制作的精美样张——Futura Now 收集、整理并重塑了 Futura 家族的整个历史。这一切源自细心的研究、规划和制作,最终成果远远超越了历史字体复刻的意义。

“所面临的挑战来自于,看到永恒的设计如何从当代的优化中受益。” Matteson 说,“我们强化原作的特征,同时扩展面向当代的功能。”

Futura Now 是在当今这个严苛的文字设计世界中 Futura 所需要成为的样子。它解决了曾经数字版本中困扰已久的间距不一致的问题,并彻底修改了字重范围和命名系统——Ultra Bold 就是粗黑,Thin 就是纤细,正如其名。Futura Now 中也重新加入了真正的意大利斜体,而不是其他版本中的几何倾斜罗马体,或称 oblique 斜体。(Obliques 通过将原始直立设计几何倾斜所得,使得造型变得扭曲。Futura Now 的意大利斜体忠于原作,并保留了该设计的几何节奏。)

这一版本具有当代的字重系统(也包含可变字体版本,用于在字重和字宽上无级插值)并为更广泛的读者提供语言支持,包括希腊文字和西里尔文字。

Futura Now 中还重新加入了 Renner 原始设计的鲜为人知的表亲。Futura Now Display 是一套矩形几何造型的字体,用于和 Futura 的主家族形成鲜明的对比;Futura Now Script 由 Edwin Shaar 原作,是对手写字体的等线化阐释,和 Futura 严谨的几何造型形成柔和的对比。

蒙纳公司的设计师参考了 Bauer 字体铸造厂的字体样张,仔细检查了字符造型、比例和间距,寻回了多年数字化过程中损失的细节。诸如 Avant Garde 这样的现代几何字体中增加了小写字母相对大写字母的大小,以至于失去了 Futura 比例的优雅。照排版本的 Futura 倾向于为了标题展示版本压缩字形,导致正文用版本几乎不可阅读。

领衔 Futura Now 设计团队的 Matteson 认为,这让很多设计师重新考量真正的 Futura 字体,而不是之前一直在用的、已有 30 年历史的数字化版本。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这会为几何无衬线体的世界中带来些许迫切需要的人文感。

“它具有温暖的元素,可以在有机的排版环境中呈现很好的效果。” Matteson 解释说,“你可以将 Futura 排在茂密的树木旁边,也可以排在不锈钢桌子旁边。这两种场合对于它而言都很合适,因为它巧妙地跨越了极简几何和人文温暖之间的边界。很多当代的几何字体看上去就像是使用圆规和直尺画出的,而没有考虑过视觉和人体工学方面的优化。”

Matteson 补充说:“考虑字体和传达设计中的人文因素至关重要——尤其是在我们所处的当下。”

想要试用 Futura Now?您可以免费下载 Futura Now Script Regular 和 Futura Now Headline B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