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的 “超级家族” 是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我认为,如果一套字体包含庞大的字重和字宽变化,那仅仅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能被称作 ‘超级’,在于它能够改变个性和表达,同时保持和谐。

Terrance Weinzierl.

在印刷工坊的时代,拥有了几套字体就意味着 “丰富的选择”。时至今日,字体已经走过了很长一段路,品牌和设计师需要一整套字体工具包,来覆盖不同的风格、字号和语言。这就催生了 “超级家族” 的需求——可以满足多样要求,又不牺牲协调统一的多款字体的集合。不过,超级家族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通常认为超级家族具有不止一种风格,比如衬线体和无衬线体,但这不是一成不变的。” Monotype 高级字体设计师 Terrance Weinzierl 解释道,“我认为,如果一套字体包含庞大的字重和字宽变化,那仅仅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能被称作 ‘超级’,在于它能够改变个性和表达,同时保持和谐,并在某些系统中处于一致,比如竖向量度,以及视觉上的重量和深浅。”

一种有效的类比是近似色。一套庞大的字体家族可能提供浅蓝到深蓝,而超级家族可以提供各种色相——从蓝绿色一直到淡黄色,以及紫色。凭借相同的底层字母结构,超级家族使得设计师可以匹配不同风格,而不会造成尴尬的组合。

Malou Verlomme 的 Macklin 超级家族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将几种不同的字母样式放进了一个家族中,包含无衬线 Sans、粗衬线 Slab、正文 Text 和展示 Display。因为它们共用相同的骨架,每种样式都可以相互配合使用。

品牌设计的完整工具包。

正因为具备这种内在的和谐感,超级家族对品牌极具价值。企业可以仅投入一套字体,满足多种创意需求,同时为设计师提供未来的试验空间。

超级家族对于编辑出版设计也很有价值,在这种场合下,衬线体和无衬线体会匹配使用,而不是为了创造对比;另外也适用于需要为代码环境使用等宽字体的企业。品牌发布新品、扩大业务范围、涉足新平台,通常需要新颖的设计。超级家族可以满足这样的需求,同时保持品牌连贯性。

This image shows how three styles of Macklin—Slab for the headline, Sans for the subhead, and Text for the body—can be used to lay out a single editorial piece. Superfamilies like this give you the range to distinguish different blocks of text while maintaining a strong visual throughline.

“你可以在设计风格指南中应用超级家族,来区分新的产品线、不同的风格或是不同的调性,但相似且易于识别。” Weinzierl 说。

“比如一个家具企业开启了面向儿童的产品线,” Weinzierl 补充说,“主品牌使用了无衬线体,儿童线应用这套字体中的圆体版本。显然圆体看上去更加友好、安全,同时能具备属于同一品牌的辨识度。这种设计策略是使用临近的字体,而非对立的字体。”

你可以在设计风格指南中应用超级家族,来区分新的产品线、不同的风格或是不同的调性,但相似且易于识别。

Terrance Weinzierl.

超级家族中的选择如此广泛,可能会让设计师不确定从何处入手。对于感到不知所措的设计师,Weinzierl 建议从小处开始。一开始仅投入少量字重,用户便可以逐步熟悉字体。这也给设计师提供了时间,来了解他们需要补足或是对照的内容。投入有限的、日后可扩展的风格,也有利于初创公司,或着手品牌设计早期阶段的设计师,减少初期购买字体授权的开销。

“超级家族对于大项目的起步阶段非常有用,可以从中看出品牌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Weinzierl 说,“比如你在设计一个全新的品牌,不确定最终要提交什么,但需要在原型阶段做出一些选择。在这个阶段选择一套超级家族,可以为你提供一个起点,能够在之后灵活调整为较重或较轻的调性。这也会让初创品牌更加长久。”

“你可能有一个无衬线体、一个衬线体和一个圆体,不知会将这些样式用在哪里,但它们已经为未来准备就绪。这是字体的储备粮。” 他补充说,“这样,如果几年后你拥有了新的子品牌或产品线,就不需要全部重做品牌设计了。你可以从起步时的那个调色盘中选择。”

适应未来

超级家族为品牌设计和 VI 之外的未来提供了潜力。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逐步投入使用,随着技术的发展也会更加流行。操作系统现在可以响应一天中的变化,或者光线环境。所有这些发展都会对现有字体产生更高的要求,从而对使用这些字体的企业产生更高的要求。

超级家族可以成为一套内在的工具,紧跟技术进步,以及虚拟和三维环境的需求。它们会提供所需的文字设计选择,让企业能够跨平台适应品牌字体的情绪和风格,而不会妥协品牌传达。

“随着我们的计算机变得更加复杂、与之相关的设计和代码变得更加复杂,问题就变成了——我们该如何在设计内部微调情绪?” Weinzierl 说,“为什么字体不能在这里变成圆体?为什么不能在那里变成衬线体?限制会成为机遇,因为此外的一切已不再设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