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字体

快速获取信息比时速60英里每小时要重要得多!汽车屏幕使用的字体必须具有视觉吸引力和品牌一致性,同时还要一目了然,清晰易读。本篇文章展示了一系列可以轻松阅读的字体,这些字体还能够帮助驾驶员在行驶过程中保持注意力。

Adrian Frutiger是从过去和未来汲取的灵感而设计的Avenir®(avenir在法语里意为“未来”)。Frutiger在他的设计中加入了一种有机的人文主义元素,将Avenir从早期字体僵硬的几何风格中解放出来。

2004年,Frutiger与Linotype公司字体设计师小林章先生(Akira Kobayashi)一起复刻了Avenir字体家族,解决了其屏幕显示的问题。它就是Avenir Next。几何元素与人文元素的结合使得Avenir Next字体的易读性极高,这使其成为汽车HMI仪表盘和显示器等快速扫视环境下最理想的选择。

Burlingame®字体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字体,它设计坚实,外形开放、清晰,易读性非常高,尤其对于受限较多的数字。这款字体体现了人文主义及手工质感,它是根据Monotype委托开展的汽车用户界面易读性研究所得到的结果而进行的修改,使Burlingame成为任何车辆数字仪表盘的不二选择。

Burlingame字体为了满足汽车显示器的需求融合了多种特性:平整的切口,锐利的拐角,超椭圆的字碗以及宽松的字间距。其简单的形状和深三角形切口还有助于确保小尺寸字体的清晰度和易读性,尤其是在低分辨率屏幕上。

Adrian Frutiger是世界知名的字体设计师。他的同名字体的设计独具特色,而且用途广泛。Frutiger®字体最初用于机场导视牌,在远距离及多种角度下阅读都非常清晰。作为一种经典字体,Frutiger是人文主义无衬线字体的易读性与具有优美几何线条的早期无衬线字体(Grotesque Sans)的结合。

Frutiger因其现代、温暖的外观被许多公司和政府采用。这种字体的开放性使其非常醒目,其独特的字形避免了与其他字体相互混淆。

Tipperary™是一种单线的人文主义无衬线体,具有清晰、开放的字形。其简洁的字符十分易于阅读,也非常适合数字UI显示。为了制作这款字体,许多经典字体设计被重新诠释、组合。于是就有了一款在现代显示屏技术受限的范围内仍然表现出色的字体,它在设计上保留了原有的比例和形式,成为印刷业最受欢迎的字体。

Tipperary字形的拐角近似方形,是快速扫视环境下(如汽车仪表,显示器以及界面)的最佳字体之一。

Daytona™是由Monotype公司的Jim Wasco遵循易读性原则而设计的一款字体。其方正坚实的字符特征遵循的是人文主义的形状和比例。Daytona的字形偏窄,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空间而且还可以提高阅读舒适性。圆润的拐角、开放的字怀以及简单的字符形状使Daytona成为Monotype字体库中最易读的字体之一。

Daytona字体几乎在所有的屏幕环境中都能表现得非常出色,包括汽车用户界面、数字仪表盘以及GPS设备。

Akko™及Akko Rounded字体通常会用两个不太可能放到一起的词来描述——“工业的”和“精致的”,这其实得益于设计师小林章先生(Akira Kobayashi)对最初严谨的工业概念的弱化。Akko这个名字来源于著名设计者名字和姓氏的前两个字母。

Akko设计友好且非常现代化,清晰易读而且又非常时尚。Akko字形的“裸骨”骨架降低了其他设计风格中出现的视觉拥挤现象。

Mayberry最初是为了模仿Tiresias™字体家族的技术而设计的,以便用于机顶盒电视设备及用户界面。比起Tiresias,Mayberry在美学和功能方面都有显著的改进。

Mayberry包含真正的意大利斜体以及多种字重,可以在低分辨率设备上提供高质量的阅读和最好的可读性,同时它还具有一系列能够吸引专业人士的OpenType功能。Mayberry是一款字宽被轻微压缩了的人文主义无衬线字体,这样可以在较窄的文本栏中显示更多的可读文本。开放的字怀与垂直的应力都有助于在低分辨率的情况下保持Mayberry设计的可读性。

Trade Gothic字体家族是美国平面设计作品的主打产品,自1948年由Jackson Burke发布以来一直不断地被使用。这一设计在国际上也很受欢迎,而且曾一度被视为Helvetica ®家族的竞争对手。

2008年的版本名为Trade Gothic Next,这款字体改进并扩展经典系列,还将它引入到一个流行的新时代。这种不和谐却为Trade Gothic设计增添了一点质朴的自然主义色彩,这也是许多设计师回归的原因之一。

Trade Gothic Next是最清晰的早期无衬线字体类型。该字体具有开放的字形及宽松的字间距,让人感觉容易接近,这使其在需要扫视的阅读环境下表现良好。

Slate字体家族将出色的功能及视觉的优雅融合成一种卓越的交流工具。很少有字体具有这种设计的美感和力量。

Slate是Rod McDonald的作品,Rod McDonald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字体设计师和刻字艺术家。在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中,McDonald参与了加拿大国家盲人研究所(CNIB)开展的字体易读性和可读性研究项目。 在那里,McDonald了解到哪些设计特征更适合最大限度地提高字符易读性及文本可读性。

Slate是一款风格化的人文主义字体,提供了一种温暖的视觉体验。即使在具有挑战性的技术环境中,Slate也能为用户提供舒适的阅读环境。

Hendrik Weber的Unitext字体设计清晰、简洁,是一款适应性强、识别效率高的无衬线字体,风格介于怪诞与人文主义之间。

Unitext深入研究了设计机构对于品牌字体的需求,以及设计师Hendrik Weber本人为公司定制字体的经验。由于了解用于品牌推广的无衬线字体的流行度——还有它们的缺点——Weber开始着手创作一些可以适应不同环境但又不放弃友好性的字体。可读性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Unitext是一种新型混合风格的字体,它既具有现代的、前瞻性的外观,又兼备可读性和未来主义的优雅。

完美的易读性。无与伦比的设计。

Monotype的字体创意总监Steve Matteson将这些字体组织到一起来展示一系列可以轻松阅读、并可以帮助驾驶员在行驶过程中保持注意力的字体样本。通过为仪表板或HMI选择合适的字体,您将能够确保您的汽车显示屏清晰易读,并且拥有观众喜爱的无与伦比的设计。

Adrian Frutiger是世界知名的字体设计师。他的同名字体的设计独具特色,而且用途广泛。Frutiger®字体最初用于机场导视牌,在远距离及多种角度下阅读都非常清晰。作为一种经典字体,Frutiger是人文主义无衬线字体的易读性与具有优美几何线条的早期无衬线字体(Grotesque Sans)的结合。